• <menuitem id="j1uoo"></menuitem>
    <menuitem id="j1uoo"><strong id="j1uoo"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  1. <track id="j1uoo"><span id="j1uoo"><em id="j1uoo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學習百年黨史 領悟法治思想 推進政法工作 奮力追趕超越

        青春揮灑三河間

        西安古稱長安,自古就有“八水繞長安”的說法,在城區正北偏東方向有一塊“寶地”,“八水”中的浐、灞、渭三河都在這里交匯,這里有個派出所,名為浐水西路,派出所里有個民警名叫王浩。

        王浩是西安市公安局浐灞分局浐水西路派出所副所長,主要負責轄區治安,今年也快到了“而立”之年,頭發卻花白了一半,而轄區的水面讓他的白頭發最起碼多增加了幾十根。

        隨著西安市的大力投入,三條河的水面越來越大,周圍的環境越來越好,游人也越來越多?!叭咏粎R”“長橋落日”“百鳥嬉戲”都成了西安的新景觀,一到節假日河岸上就停滿了車輛。

        人多了事情肯定也就多,臨近河邊,派出所最操心的就是溺水。水面大、河岸長、橋梁多,看著派出所有幾十人,可安排到這里根本就不起眼。

        有一年10月份的某天傍晚,派出所接到一名網約車司機的報警電話,說有一個年輕女孩叫了他的車,下車的地方卻是灞河斜拉橋的中間。女孩看著精神有點恍惚,司機有些擔心就報了警,希望民警去看一下。

        人命關天,王浩帶著值班民警就沖到了現場,可就短短的5分鐘,女孩已經跳了下去。王浩一邊在現場組織施救,一邊聯系消防救援,坐著船就到了女孩的落水地點,一把將她抱起。將女孩送上了救護車后,王浩他們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輕生的畢竟只是個別,可這也給王浩提了醒,回來就和所長馬哲商量,搞起了“大工程”。先是通過分局和當地管委會進行了聯系,在河流沿岸一口氣裝了100多塊警示牌,又在河流全段加裝了100多個監控。靜態防治有了又開始準備動態防治,先是加強了派出所對河流周邊的巡邏,尤其在節假日人流密集的時候加派警力,隨后又與沿河公園的所有保安取得聯系,加強培訓的同時,還把派出所的聯系方式逐人下發,便于及時趕赴現場展開救援。接著所里又下了大力氣,在所有巡邏車上都配備了救援繩、救生圈、救生衣、橡皮筏、救生包……民警一到現場就可以馬上展開工作,搶出寶貴的“黃金時間”,為此派出所還專門從市消防救援大隊請來了專家,傳授民警使用的方法。

        在灞河和渭河交匯處,有一家體育文化發展公司,主要業務就是水上項目,什么摩托艇、帆船、皮劃艇、水上特技都有,王浩在安全檢查的時候,就兩眼放光。剛一提出,公司老板就欣然應允,與派出所一起協同“作戰”,積極參與河面上的救援工作。公司里不僅和派出所一起制定了行業規范,配備了大量救生物資,連巡邏救護艇都專門弄了一艘。

        除了對游人加大了宣傳,王浩還專門針對河邊的游玩安全,在轄區的學校開了講座,這些學生都是他的“學生”,肯定得多關照一下。

        浐水西路派出所轄區有兩所中學、6所小學,在校的學生就有幾千人,王浩擔任著這些學校的法治副校長,所以跟這些學生可都是自己的“門生”。

        派出所的工作雜且忙,可學校的事王浩一件都沒有落下。每天安排民警在孩子上學、放學時,到校門口上“護學崗”,每年的“開學季”法治教育,這都是王浩堅持的“傳統”項目。只要工作一有空閑,王浩就會到這些學校進行法治宣傳,為此還專門做了好幾版的PPT,就這還怕自己講不好,正好陜西警官職業學院就在轄區,王浩還專門邀請大學的教授,給小學生們科普起了相關法律知識。

        這些年下來,轄區的學校沒有發生一起刑事案件,沒有發生一起校園霸凌事件,“誰都不愿意孩子在學校發生意外,咱們也是當父母的,把學生都當成自己的孩子,工作沒有干不好的!”這就是王浩的經驗。

        2021年底,新冠肺炎疫情又一次肆虐西安,全城又一次全員上陣,共克時艱。浐水西路派出所轄區有37個核酸點,治安方面的主要負責人就是王浩。

        轄區有一個商業綜合體“絲路夢工場”,附近不僅有歐亞國際等商業體,還有6個在建工地,更有麥德龍、迪卡儂等好幾個大型商超,附近辦公樓里光小公司就有1000多家,防疫工作十分艱巨。那些天里,王浩不僅要對其他36個核酸點的安全工作進行檢查,更多的時間一頭就扎到了這里,早上5點開始,直到下午3、4點。因為周邊住戶、商戶、工地眾多,每天的核酸篩查量都在17000人左右,再加上部分市民不注意,聚堆聊天、不規范佩戴口罩、插隊等時有發生,王浩他們就成了“消防員”,哪里有不規范的就要前去糾正,哪里有了聚集就得去勸離,哪里有了糾紛就得趕緊化解……直到結束都沒有個坐的時候,連口水也顧不得喝,手機上每天都能統計出幾萬步。

        作為負責人,除了執勤,王浩還有其他的工作,每天都得和防疫指揮部進行聯系,根據當天的情況制訂第二天的上崗人數計劃,情況匯總再加上勤務安排就到了深夜,睡不上幾個小時就又得開始新的工作。

        轄區歐亞國際一期住著一位老人,說起年齡倒是“還小”,不到70歲,可腿腳不太方便,只能靠手撐著4條腿的助行器才能活動,因為疫情女兒也沒法上門照顧,小區物業就把求助電話打到了派出所。

        第一次去看望老人,過了5分鐘才把門打開,從最遠的陽臺到門口最多也就7、8米,可老人一步一挪就走了這么半天。王浩把糧食、蔬菜放到廚房,回來詢問老人還有什么需求,看著老人嘴發干,就想給她倒杯水喝,這時候才發現老人吃飯喝水都是靠著客廳里的一臺電磁爐,“我站不住,把鍋放到客廳,坐著就能操作了……”

        從老人家里出來,王浩就做了個決定,既然老人不能長時間站立,那就不再給老人送那些需要加工的,直接送盒飯。一日三餐,不管再忙王浩都要把飯送到,再收拾了之前的垃圾帶走,王浩還把自己電話留給老人和她的女兒,“不管什么時候,有事隨時打電話!”這一堅持就是幾十天。

        西安終于迎來抗疫工作的階段勝利,生活也恢復了正常,第一時間老人就給王浩打來了電話,“你再不用來了,我這有人照顧了,這些天把你麻煩的,太感謝你了!感謝黨,把你派過來,你們比我娃還好啊!”

        在37個核酸點檢查的過程中,王浩也經常碰到求助,雙河灣小區一位70多歲的老大爺,要去醫院做透析,攔下了警車……北辰村一名3歲的小男孩,在家玩耍摔斷了腿,孩子的爸爸抱著娃攔下了王浩……每一次他都義不容辭地送到了醫院,在短短的時間里,王浩先后為40多位群眾提供了幫助,“這些都是應該的,既然群眾找我們,那就是有難處,不為群眾服務,還算什么人民警察?”王浩覺得這都是自己的本分。

        王浩的老家在千里之外的新疆塔城,就是那首《小白楊》最早傳唱的地方,看著邊防戰士長大的王浩,從小就有一個“制服夢”。到西安上大學是在西北政法大學,雖然畢業后因為品學兼優被留了校,可他的這個“夢”卻一直都沒有放棄,當了7年老師之后,又毅然穿起了警服?!拔覘壩膹奈渚褪菫榱税傩?、為了給群眾貢獻出一份力量。趁著還年輕,只要能為轄區群眾做一些好事,我覺得我的‘夢’就沒有白做!”


       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,女生叫男生?自己蝴蝶,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
      2. <menuitem id="j1uoo"></menuitem>
        <menuitem id="j1uoo"><strong id="j1uoo"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j1uoo"><span id="j1uoo"><em id="j1uoo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